WTF的未来世界是怎幺回事?

作者:    2020-06-09 09:46:59   744 人阅读  402 条评论

WTF的未来世界是怎幺回事?

来自马来西亚,现居风城。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,研究工作之余,嗜好读读书、看看戏、写写作、骑骑车、踏踏青、逗逗猫。

现在只要拿出手机,很多事情都能搞定,包括通讯、上网、听歌、看影片、玩游戏、行动支付等等,在全球各大都市叫车、订房、订机票,全都不是问题,宅在家里也能轻鬆叫外卖,还能追蹤送餐进度。我们校园内用餐时间,Uber Eats和foodpanda的十几台机车在宿舍区呼啸而过已不足为奇,据说还有不少学生宅到订了宿舍隔壁餐厅的餐点⋯⋯

这一切都拜高科技所赐。过去GPS还很贵的年代,我养成出远门前仔细研究地图的习惯。有时候,和朋友一同出门游玩,有时候会遇到GPS把他们导到山间小路,或更惨地进入此路不通的死路,低科技地看地图,反而会走向康庄大道;现在手机导航实在太便利,我渐渐也都用手机导航,但有时候仍会被导到很恐怖的乡间小路,左右各差一两公分就下田了,要不然就是进了极狭窄的小巷刮伤车身。这时候就会知道,尽信科技不如无科技。然而,导航的地图能够随时更新资讯,还能提供即时路况,近期内还会有超速雷达警示,纸本地图不仅办不到,能够一年更新一次就很了不起了,而且年年都添购新版地图在成本上也不实际啊。

在这个AI(人工智慧)盛行的时代,高科技带给我们的矛盾会不会愈来愈多?面对快速发展的现在和很快就到来的未来,我们该如何是好?如果我们在这个时代,还用了陈旧的地图来指引方向,是会有多悲剧?

欧莱礼媒体(O’Reilly Media)创办人提姆.欧莱礼(Tim O’Reilly)的《未来地图:对工作、商业、经济全新样貌, 正确的理解与该有的行动》(WTF?: What’s the Future and Why It’s Up to Us)就是要告诉我们,别再用旧地图在未来寻找方向了。

在美国,只要有接触电脑资讯的人,很难没听过欧莱礼媒体,那是以出版电脑资讯书籍闻名的美国公司,出版过不少圣经等级的工具书,也是出版开放原始码书籍的先驱之一,常承办许多开放源始码社群的研讨会议。欧莱礼出生于爱尔兰,在加州旧金山长大,是网际网路时代最具影响力的先驱和思想家之一,也是推动Web 2.0、开放原始码软体、政府资讯公开、自造者运动等科技革命的先锋。

在大家对AI会不会抢走大家的工作或者毁灭人类文明都莫愁一展时,欧莱礼主张,我们该抛弃过去的旧地图,用未来地图对工作、商业、经济全新样貌提供正确的理解与该有的行动。他指出,现在的新科技如AI、云端平台、区块链等等,正在重新形塑我们的世界。

「WTF」在《未来地图》当然是指「What the Future」,可是略通英文的阿宅都知道,这在更多人的认知中,是句髒话「What the F..k」。据说有个阿宅的老爸在脸书中强行加了他为朋友,他冲动地在动态中说了「WTF!」,老爸问他是啥意思,他机灵地回老爸说是「Welcome to Facebook」。难怪年轻人和金孙,都抛弃脸书改用IG了。

欧莱礼以Uber和Lyft作为未来的商业模式为例,指出数位平台和演算法已经革新科技产业。Uber和Lyft是有争议的公司,Uber因其规避法规及其对待员工的方式而受到批评,台湾政府也制定法律限制这类创新服务,可是在《未来地图》中以Uber和Lyft为例,提出这样的商业模式会是未来的常态。他认为Uber和Lyft为员工提供了新机会,把司机视为独立承包商,从他们的收入中抽成,而不是向他们支付薪水。

现代数位平台奠基于二十世纪九零年代开发的开源软体。这类软体是免费的,任何用户都可以使用和编辑以造福所有人,与封闭式软体平台截然相反。这类开放共享的模式始于Linux兴起,全球的Linux用户,从骇客到开发者,汇集、自由交换了他们的资源和知识。Uber和亚马逊等公司围绕这一模式打造平台,连接市场中的用户。

这些平台的任务複杂,需要演算法加以管理:每个平台都有多个演算法运行,每个演算法都用于完成特定任务。演算法几乎可以在任何时间处理大量资料,并管理人类无法处理的複杂功能,例如协调大量Uber乘客和司机网路。写好程式后,演算法独立运行,通常被视为一种AI,其运作会变得越来越先进。

欧莱礼认为,未来成功的公司将是创建平台而非服务。Uber和Lyft再次被用作完成此类商业模式的範例。他称讚他们使用科技为客户和员工提供成功所需的资讯,并讚扬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创建API,允许其他人在他们提供的软体基础上进行构建。《未来地图》不只是谈论科技公司,也介绍政府应该如何以平台模式运行。他比较政府与科技公司,认为与依赖App商店的Apps一样,政府应该是公民服务所凭藉的平台。

演算法有其黑暗面,在媒体和金融世界中,演算法已失去控制──欧莱礼指出,所谓的流氓演算法实际上已经出现。例如,最近常上版面的假新闻,就是演算法的副作用,它们控制了社交媒体和搜索引擎,但是不用来传播诚实的新闻,唯一目标仅是流量的最大化。因此,社交媒体可能充满了与你已经做出正面反应的资讯相似的内容,并且过滤掉与所有异议,让人活在同温层中。

又例如Uber司机,他们跨越了就业安全和独立承包商之间的界限,不再领取常规薪水或为几家公司提供服务。由此产生的工作自由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适合的,但这是非常不保险的工作,因为Uber没有义务为司机提供稳定的工作或福利。

更可怕的是演算法只为少数人的利益服务,尤其是在现代金融市场。欧莱礼在《未来地图》中指控,现在金融市场的运作方式就像我们最担心的失控AI,只鼓励企业老闆和股东炒短线并摧毁社会。企业仅为股东获取最大短期利益的作法,强迫企业透过削减成本、榨取股票期权和外包劳动力来追求短期利润的最大化,忽视了商品本身和人类利益,只关注冰冷的数字。

最近,华尔街等金融机构通过电脑和演算法来提高速度和效率。电脑可以比人类更快发现市场变化,因此高频交易算法使交易者比其他人更具优势。然而,这些高速度也使市场超出人类的理解範围,不再受人类控制。这会对实体经济造成重大影响,更容易发生经济衰退和金融崩溃,届时你的黑天鹅都不是你的黑天鹅了。

因为利益实在太大,很多经济学家和部落客拚命主张应该放任经济发展,任何政府干预和管控,都是为了阻碍努力上进的人创造财富⋯⋯等等,大众被这些鬼扯逻辑洗脑,会因期待自己一夕致富而甘愿损害自己利益。事实上,不受控的金融市场,会让掌握某些数学专业知识的极少数人有机可乘,在没有为人类创造出任何更有用的知识和工具的情况下,用演算法套利和寻租──这并不是财富的创造,只能称作财富的转移。

很许多科技人不同,欧莱礼更大胆地要我们勇于重新想像更好的经济、更好的社会。人类有权力和想像力来打破这种少数人垄断财富的状况,只要我们相信一个良好的经济发展是让最多人受惠,公平胜于一切。当然,对掌握雄厚资源的即得利益者而言,这样对公平的嚮往是恐怖分子等级的,一定要全力扑杀。

从银行出纳员到售票处,自动化已经取代了愈来愈多工作,会有很多人面临技术失业的问题,这也是为何川普政府要大打贸易战的原因之一,不过不少科技人都指出川普没搞清楚:敌人其实就在国内的硅谷。

十九世纪初,诺丁汉的英国纺织业者故意摧毁最新引进的纺织机,因为这些机器威胁他们的传统工艺。他们追随的是心目中英雄——Ned Ludd,这实际上是Luddite这个词的根源,意思是反对科技变革的人。

然而我们应该尝试接受科技及其潜在的好处,而不是拒绝科技革新。雇主应该增加工人,而不是仅仅以AI取代。就像Apple Store的工作人员,他们熟悉智慧手机或平板电脑,更有人情味的员工可以创造出卓越的客户或用户体验。

由于新科技的发展,世界将继续发生变化,要和新科技协作,就不能再把旧法规限制新科技,监管机构和科技公司之间的许多冲突,来自于某些规则不再适用。科技几乎改变一切生活方式,试图顽抗没有什幺意义,但是社会会因此受到什幺影响,取决于我们的处理方式。我们得意识到:潜在的滥用必定存在,并选择把科技作为教育和创新的工具,才能建立一个最适合我们的未来世界。

欧莱礼相信,利众的商业模式比利己更具优势,未来企业要从专注製造产品到营造活络的商业生态,并且要从讲求竞争到追求共荣。儘管一再以Uber为例,但他也对Uber不友善的员工环境感冒,并提出Lyft打造对司机与乘客更友善的服务,可能迎头赶上Uber;亚马逊正是营造出用户、员工、业主共荣的商业生态,才会在市场中称霸,连过去的过街老鼠——微软,也开始从专有软体走向开放互利而浴火重生,市值近来不断攀高。

未来的商业核心力会从依赖特定科技到各种软体应用的创新服务,现在要在红海中杀出蓝海,比拚的不只是谁的科技更先进,更要比拚出谁最快找出全新的科技应用。不少有识之士指出,虽然公平很重要,但我们不应该仇富,因为富人也常常在历史中引领出新的随需需求,例如过去专属于富人的私人司机、专人送餐、订製行程等等,都曾是全民努力争取的目标,与其乾羡慕,不如想想富人想要拥有什幺,然后用现代科技让一般人也能轻鬆拥有,如此一来,大家也可以抢随需商机,真是「货卖得出去,人进得来,全球发大财」!

正如出版社宣称:「这一本书给你的东西,比读完10本书还多」──《未来地图》,很值得所有对科技发展感到好奇、恐惧、担忧、兴奋、怀疑、期待等等的人一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