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田里的妈妈》鸣和台湾近代史的绵长徒歌

作者:    2020-06-10 20:37:06   458 人阅读  419 条评论

《水田里的妈妈》鸣和台湾近代史的绵长徒歌

三代兴衰 一世起落
鸣和台湾近代史的绵长徒歌

「我们总是以为,大时代的转变会是轰轰烈烈、改天换地、有如一个洪流向前澎湃汹涌而去。而真实的是,它往往是寂静的,悄悄的转变着。某一种声音消失了,某一种味道改变了,某一个角落的树林子没有了,某一条河流的鱼不见了,某一种生活常常有的人声,例如卖肉粽的召唤、收酒瓶人的铃铛、脚踏车的老叮噹等等,慢慢从我们的身边走远。」

《水田里的妈妈》曳引家族史的线轴,祖先落脚台中乌日,伴随大历史的浪潮,走过日治时期、国民政府迁台,社会转型期……父亲不甘固步于农村,决定开创锅炉製造的事业;母亲被迫逃亡,却始终坚毅强韧,维繫一家灯火。家事衍续的同时,台湾社会也不停告别过去,迎向未知。走过农业转型的落寞晚景,走过工商业繁衍的喧嚷,「家」如一扇眺望历史洪流的舷窗,见证台湾社会的诸多异变。

班雅明在〈说故事的人〉中提到,「说故事」是一种透过叙事相互交换经验的能力……「说故事的人」有两种古老的典型:一是定居的农民,一是周游各地的水手或商人,这两者之间又相互渗透,中世纪四处旅行后定居开业的手工艺人,即是联繫两者的典型。如此,拥有这双重的源头的「叙述者」形成了。

在一个集体记忆衰落的时代,作者以一个家族,提喻台湾社会近代史,湮往宿昔娓娓迎来。本书透过「叙述者的乡愁」,让叙事款款召唤往事,温柔地展现文字记述故事的手工技艺。

「回到初衷,回到创作初始的一念,回到一九七○年代初,妈妈从逃亡的水田中浮现泥泞的面容之际,命运彷彿己决定了方向。唯有回到最初,把故事写出来,所有的命运之谜,才会找到自己的答案。」

一九九三年,〈人间副刊〉一个专题向作家邀稿,主题是回顾自己一九七○年代的生活。杨渡以母亲开始逃亡那个夜晚作为启点,一路延伸台湾一九七○年代,农村走向工业社会转型的困顿与艰辛。当时,〈水田里的妈妈〉只是副刊版面的一块。

二十年过去,它成为近三十万字的长篇。在一个集体记忆衰落的时代,母亲在水田里藏匿的那幅图景,仍在漫漫篇幅里不时闪现。

《水田里的妈妈》新书发表媒体邀谈会
时间:2014/12/02 下午 14:30
地址:台湾博物馆南门园区餐厅 呦呦‧荷造场创意料理(台北市中正区 100 南昌路一段 1 号)

(台博馆南门园区,捷运中正纪念堂站 1 号出口,步行约 10 分钟。)
洽询电话:02-25705215
EMAIL:nanfan.chiayuan@gmail.com
讲者:杨渡(本书作者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