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水瓶子专栏》蔡瑞月舞蹈社,场域空间的转变与再生

作者:    2020-06-10 20:37:02   917 人阅读  693 条评论
《水瓶子专栏》蔡瑞月舞蹈社,场域空间的转变与再生

每次到蔡瑞月舞蹈社看演出,无论是面朝房子内看舞者的表演,或是大家坐在室内往外看舞者在绿色的草坪上演出,舞者的每一次跨越、跳跃都十分有力量。

一层楼的日式老房子并不是很高,舞台的中央有几根柱子,那是日式房舍不得不有的结构,舞蹈社的大门反而在不显眼的后方,原来大家进入舞蹈社参观,都是从后方的大草坪进入,草坪上有几棵大树,伴随着黑瓦,一个不算大的公共艺术品,呈现极简单的风格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蔡瑞月舞蹈社,场域空间的转变与再生舞蹈社的前世

蔡瑞月舞蹈社在中山运动中心,台北捷运公司办公室大楼旁,附近的捷运地下街,不时有年轻学生在此练习跳街舞,这样的地缘关係,以前的环境是如何呢?

根据文化部资料描述:

蔡瑞月舞蹈研究社的建筑原为日治时期的文官宿舍,于昭和 12 年(1937 年)所建立的,当时在台北市区建有各种不同等级的宿舍,大都为木造日式住宅类型。在当时御成町北边即今中山北路西侧双连一带,大正 14 年(1925 年)前后,建造了数十栋双併式的木造宿舍,平面格局大体相同,分布在数个街廓之中,依规模大小可能为判任官宿舍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蔡瑞月舞蹈社,场域空间的转变与再生

位于剑潭山的台湾神社,需要从总督府一路往北直达神社勅使街道,与重要的铁路淡水支线,蔡瑞月舞蹈社就是位于这两条路线旁。吴三连、林呈禄等皆在附近有房产,週边的土地原来与板桥林家有些关係。前美国大使馆、台湾最早期的国民住宅,也设立在附近,由此可知这个地方的重要性。

蔡瑞月学习舞蹈历程

我们要从蔡瑞月从小开始说起,唸中学期间,偶尔有日本的舞蹈团体来台湾表演,石井漠舞团曾在台南最大的戏院「宫古座」演出,或许就是那次演出的启蒙。1937 年,蔡瑞月从台南第二女高毕业,报名了石井漠的舞蹈学校,并且经过一番的游说,父亲才同意他去日本唸书。

蔡瑞月到日本学舞蹈,正值战争期间,因为当年政治情势而产生的反欧美情绪,使得芭蕾环境低落,刚好德国现代舞发展迅速。石井漠以日本生活哲理与美学,发展了独特风格的「舞踊诗」,融合律动原理,刚好在这时机大放异彩。

蔡瑞月跟随石井漠、石井绿老师去海外劳军,到越南的河内,除了舞团中年轻的舞者外,还有声乐家、小提琴家,劳军时除了表演舞蹈,还有声乐家唱歌与西洋古典乐曲。回到日本后继续在国内巡迴演出,每趟演出就是两、三个月的旅行,包含南洋的演出,总共一千多场次劳军表演,蔡瑞月看到了各国、各民族的人,战争中无论是哪一方,有着多样的个性,年轻的她有幸在劳军中体验到不同地区的文化,还有文化的多样性,在未来编舞创作有着很大的影响,刚毅坚忍,在逆境中求生的意志力,或许就是那时候深值心中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蔡瑞月舞蹈社,场域空间的转变与再生

1946 年 2 月,天气寒冷,蔡瑞月与二哥在日本,终于等到回台湾基隆的「大久丸」船,这艘大船满载了两千多人,大部分是留日的留学生。战后,这些年轻人怀抱着理想,想要回到台湾为祖国服务,贡献所学。蔡瑞月在船上编了两段现代舞「印度之歌」、「咱爱咱台湾」,航向南方的天气渐渐暖和起来,大家在甲板面对四方无垠的太平洋,练习这两只舞码。

成为舞蹈教室

蔡瑞月与台大教授雷石榆结婚,原本在台大公家宿舍设立舞蹈教室,但雷石榆遭遇学校解聘,又被解送出境,蔡瑞月也无故遭受白色恐怖入狱三年。

如今,蔡瑞月舞蹈社每年都举办国际现代舞节,在这栋老房子内表演,日本房子的中央有几根柱子都必须贴上软垫,避免舞者表演不小心撞到,也因为这几根柱子,所有的表演团体都会自动的在编舞中做些创意编舞,或作为一个迴旋的空间,或作为一个出入口,多年来反而成为特色,也代表着蔡瑞月遇到困难,能够忍耐永不放弃的精神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蔡瑞月舞蹈社,场域空间的转变与再生

回头来看从日本时代填平双连埤,成为住宅区,战后市政府官方使用,成为台湾平民现代舞的教室,一路上受到百般折磨。而后舞者与民间投入的抢救活动,被指定为古蹟后还发生火灾,这种种的事件,我们要看的不只是舞蹈社建筑硬体。白色恐怖、解严、政党轮替等等曲折的过程,官方、民间在文化资产扮演的角色转换,也显示日本时代地缘关係,随着解严后的转变,至今仍在角力,是文化资产最好的教材。

《水瓶子专栏》蔡瑞月舞蹈社,场域空间的转变与再生